大型人力资源门户网站,818HR企才e通,HR一站式综合服务
“凌晨2点加班到进ICU,老板却只说了2句话”
2018-05-19 07:48:00 来源:互联网 作者:维小维 已有0人评论
 有一次,我跟一群以前四大同事聚会。聊起以前特别拼的琳达同学,她从来都那么努力,凡事做到100分,离开后应该过得很不错吧。

 \

跟琳达特别熟的朋友说,她?最近才因为心脏问题进了一趟ICU

 

我乍一听,感觉挺惊讶的。我不知道多重的病才会让一个人进ICU,但是她是年轻的,30岁出头,这样的年纪应该跟这种重病房离得很远才是,我突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恐惧。

 

怎么就进了ICU?

 

跟她特别熟悉的朋友说,加班。天天加班,天天加到凌晨2点后。

 

我想起自己之前在事务所也跟琳达共事过,为了一份报告,她可以稳稳地坐在办公室,从清早8点一直到半夜12点,对着电脑动也没动过,一整天就靠早上“早有预料”带来的一袋面包过活。

 

这个女生,还一度成为我佩服的对象,努力、尽责、肯干,不知道她的病情到底怎么样了。

 

朋友叹了口气说,哎,她说,病的时候倒没觉得难过,最伤心的一刻是,她老板只提了两个疑问句:

 

你为啥要做到这么晚?活该。

 

你都进医院了,能不能先好好把工作交接给小H(她下属)?

 

听完,我本来只是内心涌起恐惧,现在是,背脊上划过了悲凉。

 

人在生活中往往都很容易有一个错觉:我疯狂地给老板卖命,就能得到晋升、金钱和老板的赏识。

 

事实上,我且不说健康比晋升和金钱重要,就光老板的赏识这一点,往往对方关注点不是你有多努力、有多以公司事为己任,而是:你如果一旦没了,他能找谁接替着干。

 

就是这么凉薄,这么现实。

 

拿命换钱的年轻人,往往钱拿了之后又还给了医院,还顺便给下面的人挪了个位。

 

我想起李开复写的《向死而生》,有一段话,深深触动了我:

 

我正处在人生最好的时候,我身上还带着经历过苹果、微软和谷歌打磨过的光环,投资人对我信赖有加,我在微博拥有五千多万粉丝……一切一切,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完美无缺了!

 

可是,褪去光环,我此刻只是一个呼吸之间就会顿失所有的病人。

 

看看李开复之前写的书,书名都是《做最好的自己》、《与未来同行》、《世界因你不同》,一看封面,就是满满的鸡血。

 

直到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淋巴癌,他才开始思考,为什么自己会得这个病?

 

可能是北京的雾霾,可能是自己每天工作到凌晨3点的习惯,可能是讲求效率造成的极度精神紧张……无论哪一个可能,最终的结果就是,过去没日没夜的拼搏,此刻换成了一次又一次,跟死亡之间的讨价还价。

 

在此之前,李开复长期每天只睡5个小时,而且是睡得像个婴儿一样。

 

大家别误会了,不是睡得特别香甜,而是睡一阵,起来一阵,收会邮件,又回去躺下。这种间歇式睡眠,被夜奶折腾过的妈妈都懂。

 

和很多习惯了自虐的工作狂一样,李开复将什么放空、发呆、散步之类的事情,都看成不可理喻的浪费时间。

 

然而,没有弹性的人生,就像紧绷的橡皮筋,绷着绷着,就断了。

 

直到极度痛苦的治疗之后,他才发现原来没事去爬爬山,让身体微微出汗,或者跑老远的路从台北去淡水看一场日落,蹲在地上拿手机拍1个小时的毛毛虫,也是蛮有意思的。

 

直到病了,病入膏肓。他才顿悟:不理性的拼命,表面是一种无条件的付出,其实骨子里是对名利压榨式的索取。

 

我们对财务自由的渴求,总是一褪去,就被满上。

 

然而,最要命的是,大多数人都认为,财务自由就等同于拼了,拼了就等于熬夜工作。

 

我记得有一次,在微信上跟我的老板和合作方开会,提了数个方案都得不到双方的满意。

 

我立马又在会议后做了三个方案给合作方参考,对方依然态度暧昧地说,需要再考虑。

 

整个会议无疾而终,我的顶头上司劈头盖脸就扔了一句话:你怎么这么不专业?

 

我瞥了一眼电脑屏幕右下角,当时已经是凌晨2点钟,我捂着已经快要痛到裂开的头,开始思考一个深刻的人生终极问题:

 

凌晨2点还在工作,我是为了什么?其实百分之80,都是为了让老板满意,至少是认可这是一种努力。

 

然而,我得到了吗?很明显没有。

 

当你一味不停地付出,这种付出就变成了理所当然。甚至一点点的不满意,都会被放大成巨大差错。

 

再深层次想想,这么晚做出来的方案能优秀吗?显然不能。

 

熬夜去开会、工作、做决定,简直就是一件输了自己也讨好不了世界的事情。

 

然而这样的事情经历多了,我渐渐发现自己身体素质以几何速度极速下降。最明显的就是咳嗽,一直咳,把肺都要咳出来了,好几个月无法好转,连睡觉都无法入眠。

 

当一张感染指标已经超过正常3倍的诊断报告放到我面前的时候,我终于知道,自己得了肺炎。

 

医生说,你是累出来的。你不怕死吗?

 

早几年,可能还真的会拍着胸脯说,怕什么,爱拼才会赢,吃点药挂点水就好了,别吓唬我。

 

而现在,人人都知道,这种潇洒无从挥霍。

 

30岁这条坎上的人,最怕死。

 

看着走路还是摇摇摆摆的孩子,看着白发挂满头上的父母,蓦然回首才发现,身后除了他们,空无一人。

 

字码到这里,鼻子都酸了。

 

咱们,在竞争重压中,谁不是像个蜗牛一样,背着重重的壳,一步一步往上爬。试问,你能把壳扔给谁呢?

 

所以,你敢病,你敢死吗?

 

既然不敢,就只能好好地滚回去,把拿命换来的钱,再拿出来换命。

 

曾经有心理学家收集了200多个不同人种、教育程度和婚姻状态的人的睡眠报告数据,得出一个结论:晚睡是一种心理补偿。

 

这不但是一种慢性病,更是一种强迫症。或者,加班只不过是让这件事显得更有意义的一个给自己的心理出口。

 

最近,一个移动社交平台发布了《中国网民熬夜报告》:

 

0-3点熬夜不睡的人里面,前五位是公关、媒体(包括我们这些公号狗)、游戏、动漫、投资。

 

基本上都是压力大、拼创意、博灵感的行当。深夜的安宁,是他们自由的翅膀。

 

这两组数据只说明了:熬夜就像一个死循环。

 

因为没效率,所以不舍得睡,因为不舍得睡,白天更没效率。

 

李开复在他的书里面也介绍了几种改变熬夜习惯的方法,值得分享给大家:

 

01. 固定作息时间,维持生物钟,到点就绝对不想工作

 

02. 规律地去运动

 

03. 睡前降低亮度,哪怕半夜如厕,最好也不要开灯,这样会让褪黑素减少分泌

 

04. 起床直接照射阳光,唤醒身体机能,形成习惯

 

05. 不要妄图通过喝酒、安眠药来入眠,依赖性会让你痛苦不堪

 

当然,这些方法,只能说对愿意“刻意练习”的人有用。那些始终要翱翔在深夜的自由里的灵魂,没有能锁住他们的方法论。

 

或者,只能靠一次大病,一场ICU的经历,一刻伤透心的被漠视的情景,人才能被生活的残酷,彻底唤醒。

 

一个人的身体出现过载的信号,从来都是渐进的,从模糊到清晰的。

 

从你侥幸地以为是一件小事,到惊觉已经无可挽回。

 

我记得以前,读大学的时候,考试前总是要复习很晚,还能出去撸个串,喝个汽水,溜达回到出租屋一点都不累。

 

而现在,早就有了大学期间渴求的职位头衔,房子和资产。然而,熬个大夜,身体就像被抽空了一般,抱紧了保温杯也不觉得有任何安全感。

 

这一切都只说明了:人最怕的无奈是,你有本事,但你没有健康去支撑你的本事。

 

何况,一个人的本事从来都不是通过加班到凌晨来体现的。

 

很残酷地说一句,也许只有个别人认为这叫做努力,大部分人会认为,这叫做演绎。尤其是你的老板,也许他还会把这种事情,看成一种索取。

 

所以,跟所有奔赴在理想路上的你再啰嗦一句:

 

再拼,也请好好珍惜自己。没有一份工作或者头衔,值得你用生命去交换。

 

\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已有0人评论查看评论

  • 验证码:
    点击换一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