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人力资源门户网站,818HR企才e通,HR一站式综合服务
年轻员工可以“辅导”年长员工吗?
2018-10-20 07:13:00 来源:互联网 作者:陈肖楠 已有0人评论
   就像所有中年人都经历过少年时代,所有的职场老手也都有菜鸟的回忆。年长一辈作为年轻一代天然的领路人,带着他们熟悉工作,恪守规矩,直到他们长成新一代的前辈。

 

但是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这种自然循环已经中断,代际差距不断拉大,成为一条无法轻易跨越的鸿沟。千禧一代抱怨婴儿潮一代和X世代的人堆出经济泡沫,炒高房价,而这些长辈则无法理解年轻人在iPhone和拿铁上挥霍自己的工资。两方都在大声吆喝,但没有人在听对方说话。

 

英国智库 Resolution Foundation 的报告警告称,“社会依赖于代际契约—不同世代在生命的不同阶段为彼此提供支持......而这份契约现在正受到挑战。”在职场上,契约的崩坏可能会造成严重的问题。到2020年,千禧一代劳动力占比在英国将达到35%,世界近50%。但是他们对雇主的忠诚度并不高,2016年盖洛普报告发现,在美国,21%的千禧一代在去年换过工作岗位,是非千禧一代的三倍。

 

Y世代,也就是千禧一代的理想工作环境是什么样的呢?包容、多元、公平、平等对话、同工同酬、工作时间灵活、有利于心理健康,而且薪酬不再是工作的唯一。

 

面对现实,反向指导这项措施逐渐受到人们的追捧。比如,BBC和微软等公司让资深员工与千禧一代搭配工作。科技公司Hootsuite的创始人Ryan Holmes表示自己 “已经开始依赖反向指导了”。

 

这个概念最早是通用电气提出的,1999年,通用电气让年轻员工指导年长的高管如何使用网络。事实证明这对每个人都有益。资深员工得以深入了解最新的技术,而新近员工则能通过这一机会快速晋升。

 

反向指导的方式大同小异,基本都是配对资深员工与职场新人配对,以实现1+1>2的效果。虽然项目出于善意,但却可能让老员工感到不受重视和无足轻重。而且,项目的预想成果过于理想。拥有数十年经验的高级员工能够真正向刚刚走出大学的大学生学习知识,从而改变他们的行事风格从而改变公司吗?还是说,反向指导只是一个弊大于利的新颖噱头。

 

卫报记者Coco Khan就这一点做了一个试验。她先是物色了合适的导师,Enter Stephen Moss,一位既能给予建议,又需要吸收知识的《卫报》特写作家。合适的导师是资深员工,但不一定是直线经理。由于多年的经验,他们对这份工作了然于心。而 Enter Stephen Moss在《卫报》工作年限很长,经验丰富。 至于Coco Khan,则可以为他提供任何技术或身份政治上的专业知识。

 

Stephen无疑是完美的导师人选,除了一个小问题,他不相信整件事情。实验的另一个缺陷是,一般反向辅导时间会持续九个月到一年,而这一次实验只有几个月。

 

职场上前后辈问题非常敏感,一旦冒犯便很有可能被穿小鞋,这种情绪负担往往压得人不愿多说。但在反向指导中,双方都明确同意秉承开放的态度,相互学习,共同进步。

 

“你希望从反向指导中获得什么,这都取决于你。这种安排其实是提供了一个公平的空间,让某人在权力面前说出实话。”专注于职场辅导的公司Moving AheadBeth Stallwood说道。

 

Stallwood指导整个实验过程,说, “我们要求参与者做的第一件事,是就一些目标达成共识。 然后再根据这些目标来确定对话、跟踪进度。“

 

coco想要一些关于管理时间,专注和建立信心的建议,而Stephen希望更多地了解千禧年的思维方式。 通常来说,会面地点都在办公室,但也有两次外出见面,双方各有一次选择机会。

 

一开始的见面确实证实了一些代际刻板印象。 coco30岁,左翼千禧一代,真爱至上,粉碎父权制; Stephen61岁,中间派和愤世嫉俗者,在他眼里,“粉碎”是一个善意的词。即使两者最相似的地方也会有不同之处,但是并不代表我们之间无法沟通。

 

虽然coco从未能让Stephen对身份政治产生兴趣,但至少她向他阐述了这些东西的吸引力在哪里。同样,Stephen在断言自己“太老了,改变不了了”之后让coco反思,是否有人因为年龄太大而无法改变。

 

至于两次外出,Stephen选择的是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听一些古典音乐。事实上,外出会面并不会对学习产生影响,但有利于建立融洽关系。coco选择的是伦敦东部的哈克尼,这里是千禧一代的空间。他们一起喝咖啡、理发,深入了解千禧一代的生活。没有排斥,两方都在一段略微脱轨的生活里找到了乐趣。

 

不过,这一切都还没能回答关键的问题,反向指导有效吗?coco觉得“是的。 我收到的建议是相关和有帮助的。“ 举一个例子,当coco询问Stephen怎么舒缓自己在写作时,害怕辜负别人期待的紧张,他说:“我从不为其他人写作。 我只为自己写。 我也碰巧认为自己是一位才华横溢的作家。“

 

Stephen呢?其实Stephen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合格的导师,但也许是一个合格的学习者。年龄阻挡了他学习InstagramWhatsApp等一切新鲜事物的热情。虽然一开始他并不相信反向指导的效果,但是,与coco的交往过程中,他慢慢改变了这种想法。

 

与来自不同世代的人交谈,交换截然不同的观点,这种方法是富有成效的。虽然两人很少会达成共识,但是思维的碰撞也让固化的世界观出现了些许裂缝,季风得以吹进来。 但是Stephen认为从根本上来说,一切都没有发生变化。就像他偶尔会去哈克尼尝一口千禧年代的咖啡,但不太可能会成为常客。

 

不过至少,两代人之间开始有了联系。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已有0人评论查看评论

  • 验证码:
    点击换一张
    分享到: